世界上最贵的相机1台就要近2000万

近年来,摄影界的奢侈品——徕卡相机,正在超越其机器本身的物理性质,以其无懈可击的品质、不菲的身价和有限的存世数量,成为艺术收藏的一大新关注点。

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能够拥有一台货真价实的徕卡相机已属难得;能够穷三十年之力,将数十台价值不菲的徕卡古董相机收归囊中,不仅是一项很难完成的收藏任务,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奢侈行为——徕卡相机的年份越久远,价格就越高昂,甚至有一台相机拍出近2千万的价格的历史!

2018年,维也纳WestLicht拍卖中心的拍卖大会上,一位匿名的亚洲私人收藏家以240万欧元(1872万元)的价格拍得了一款徕卡0系列(1923年推出,总共只有25部) 序列号122 相机。其中包括200万欧元(1560万元)的落槌价以及40万欧元(312万元)的税费。这个价格刷新了全球最昂贵相机的纪录,也打破了徕卡自己保持6年的记录。

20世纪初,摄影技术已经开始了大众化的进程,不过,在严肃摄影领域,传统的干版摄影与页片还是主流选择。

这个时候,一个奥斯卡 · 巴纳克的人,制作了一台小巧的相机,它有着齐全的功能,可以使用暗盒安装35MM电影胶片,在功能、体积、便利性三个方面找到了平衡点,正是从这里开始,徕卡旁轴相机开始了长达百年的漫长旅程。

20世纪初,摄影技术已经开始了大众化的进程,不过,在严肃摄影领域,传统的干版摄影与页片还是主流选择。

这个时候,一个奥斯卡 · 巴纳克的人,制作了一台小巧的相机,它有着齐全的功能,可以使用暗盒安装35MM电影胶片,在功能、体积、便利性三个方面找到了平衡点,正是从这里开始,徕卡旁轴相机开始了长达百年的漫长旅程。

这款早期的MP黑漆相机,产于1956-1957年,曾拍卖出5,428,000港元。当时产量极少,仅138台左右。此黑漆相机为油质漆,后期黑漆相机则改为水质漆,所以早期的黑漆相机更为珍贵。此机机底号码与机身相同,配有供MP同期使用的黒漆镜头Summicron-M 2/5cm、镜盖及MP Leicavit,机身露铜。

它的科技价值已达到当时机械工业时代的顶峰。该款IIIf是徕卡公司为生产IIIg而准备的原型机机身,有别于正常机型,该机具有独特设计。红色刻度,闪灯同步,取景框加大。其机身背后的测距及取景结合成同一个目镜,比正常大,而闪灯同步插口则移到右边。该机可能仅为一台,极具收藏价值。

2002年卡塔尔皇室成员向徕卡订制了全钛版M7连5支全钛版镜头,机顶上刻有定制者的签名,曾拍卖出2,124,000 港元。此套相机比2004年推出的“M系列50周年M7钛版一机三镜纪念机”还早两年。这部M7是“Handmade titanium camera”的原型机, 回片钮、过片杆及快门转盘均以黑色材质所制。

非常稀有的原装工厂内部测试机,这是其中一部内置meter- arm的原型机,大约在1965年生产,曾拍卖出1,770,000 港元。此机是为后期M4及M5的设计及制造的试验机,通过内置的测光系统将数据传到外置的Leicameter-MR上显示,是极少数由设计概念到较成熟完整功能的工厂测试机,它的收藏价值绝不亚于M4原型机。

瑞典军队在1956年特別向德徕卡下订单,订造100台IIIf予军队使用。能够在严冬环境使用的IIIf黑漆版,遗留至今仍然保存如此完美成色的,相信不多于20台。曾拍卖出1,180,000 港元。

此机身及镜头均为原装,连Elmar 3.5/5cm及早期黑漆A36镜头盖,成色极新,为不可多得之珍品。此机已经过Lars Netopil鉴定。

如果说相机拍卖能够拍出天价并不稀奇,那么作为相机机顶盖这类配件也能拍卖出上百万的天价就令人吃惊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hhjdly.com/,欧冠基辅迪纳摩这对相机顶盖为百分百徕卡原厂出品的MP及MP2黑漆顶盖,全新未经使用,曾拍卖出1,003,000 港元。最具有收藏意义的是,这两款顶盖上并无机身编号,MP-2的顶盖则只刻有MP2-字样,甚为罕见。

工厂通常会将这类完整号码留起来送给特別的客人。另外,这类完整号码亦会分配给特別相机型号用,足见珍贵。此机镜连木盒、钛遮光罩、镜头前盖,机身更饰以蜥蜴皮,贵气十足。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徕卡卡特别推出61套镀金MP纪念机。镀金机身搭配红色饰皮,机顶刻有图案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字样,取景框的右上位置更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1949– 2009”字样,曾拍卖出826,000 港元。纪念机限量编号由1949至2009,每个年份只生产一套。

提到徕卡相机的价值,就不能不提及它那些鼎鼎有名的历史。在二战中,德军主帅隆美尔和盟军主帅艾森豪威尔虽然在战场上都得昏天黑地,你死我活,可是二人却同为徕卡相机的拥趸,每天巡视战场都挎着一模一样的徕卡相机,被传为战时佳话。

德国全面战败后,位于西德辖内的徕卡工厂,被美军很好地保护起来;而同样拥有高质量的蔡司镜头工厂在被苏联占据东德之前便被炸毁,尽管之后一部分在当地传承,一部分被搬迁至基辅,但像战前那般徕卡、蔡司分庭抗礼的局面已不复存在。

徕卡相机确实不是每个人都适用的。举例来说:同为业界翘楚的尼康相机一直标榜自己的测光功能,在这方面,徕卡确实无法与尼康相比,但究其原因,恰恰是因为使用徕卡相机拍照的人,已经不需要借助器械来测光,他的眼镜就应该是最专业最精密的测光仪器。

近年来,奢侈品的收藏投资热渐成燎原之势,而一向作为国际投资拍卖市场宠儿的徕卡相机是否也因此水涨船高,进入了投资的大好时机呢?

对此,我持保留态度。所有的投资和收藏行为,最基本的前提是热爱和了解。如果收藏者看中的是徕卡相机自身的艺术价值,那么就不该仅用能否升值来衡量其价值。

另一方面,徕卡相机历史悠久,而且专业程度高,不同年代不同型号的相机差价很大,所以进入门槛相对较高。况且,相机的升值并不会像翡翠、黄金等那样,带有很多的投机色彩,会在一夜之间猛涨猛跌,而是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内,都保持稳定的、不间断的增长。

要真正了解徕卡相机的收藏和升值规律,长时间的学习和关注必不可少。在徕卡发展历史上,有些著名的事件不可不知。当黑白胶卷时代被彩色胶卷代替后,徕卡相机也出现了一个变革。这种变革便带来了历史遗留下的稀有品种,当徕卡公司在全球召回红布帘相机并免费更换黑布帘时,当时没有及时更换而懊悔不已的机主,不小心便成为了孤品的拥有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